荣耀国魂:第9章 国旗之辱山河魂【求收藏求支持】

小说: 荣耀国魂   作者:寻找泰勒墨   回目录  举报
    当这白芒占据其身躯后,吴莫的意识也只剩下了一片白色白色

    也不知是过了很久,还是一闪即逝,当吴墨能轻微聆听感知到周围的嘈杂时,这占据他意识的白色世界,像是被撕裂了一道口子,泛出一抹红光。

    那红光初现,便像是找到了逃脱口一般,迫不及待的拥挤而出,不稍片刻,一个长方形的红色区域便出现在那一片白色中,其内更遍布着些许黄色的星星与月亮,一会就几颗黄星,一会又变成数十颗黄星与一轮黄镰月。

    这赫然,就是z国国旗与夏国旗帜的交替变换。

    就在吴墨意识再次集中在这红色区域时,一股暖流忽然涌上心头。

    六少爷,六少爷,醒醒六少爷

    这忽现的暖流好似浇灌在干涸种植地上的清泉,伴随着这一声声的呼喊,白色的世界渐渐消散而去,取而代之的,是吴墨意识的清醒。

    下意识的睁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消瘦,五官菱角分明,左眼位置带着一条长疤的中年男脸,那眼神中虽带着焦急,但却始终掩盖不住那股浓浓的肃威之意。

    吴墨动了动手指,本以为想着得挣扎着起身,却忽然发现原本浑身无力遍处伤痛的身躯,竟好似没发生什么事一般,奇得吴墨下意识腹部一用力,一个激灵做起身来,一手轻撑下地面,顺势将地上的星月旗帜握在手中,站了起来,狐疑的低头打量了下自己,白皙稚嫩的身躯上有明显的烧伤痕迹,但他却没感到什么不适。

    扭动了两下双臂和身躯,也仅仅是感觉略微的酸麻而已。

    少爷,方才我已为你检测疗伤,你伤的不严重,请先穿上这衣裳。

    听闻此言,吴墨这才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身上可是无片叶衣物遮挡,忙尴尬的朝那中年笑了笑,快速接过他手中的衣物,三下五除二的穿上。

    衣服很大,显然是着中年的随行衣物,穿在吴墨这个少年身躯上,就像演大班戏一样。

    吴墨正琢磨着如何卷绑能将衣角和裤腿收紧收紧,那中年二话不说扑腾一声单膝跪在了吴墨眼前。

    还不待吴墨开口,他便将头低下,扯着洪亮有力的嗓子说道:末将亚瑟,来晚了,请少爷降罪!

    亚亚瑟?吴墨愣了片刻,随即马上回想了下那小孩的记忆,但始终不是特别清晰,好像这小孩很小的时候,是有这么个大人有一段时间一直在保护着他去一个地方,再后面就没有记忆了。

    那什么,你先起来,我没事,先暂且不说这些。语罢,吴墨看向还躺在地上,同样被大衣包裹的吴白露,他的身边此刻也有一个人,消瘦的身材,被干练的轻甲包裹,背对着吴墨,此刻正半蹲在地上,手掌闪烁着蓝光贴在吴白露胸口,却没有看到柳木在周围,抬头眺眼一看,这才看到远处约莫四百米左右,方才那被水牢困住的随行下人,这会都已没事,正不知围着什么,柳木便在其中,而且,他身上的衣裳还是那件,不知是换了套一样的,还是压根就没损坏。

    吴墨绕过他眼前的中年男子,紧张的走到吴白露跟前蹲下,看着他眉宇紧锁,冷汗直冒,嘴巴轻轻颤动,吴墨猜想,他获许也看到了自己方才看到的一切,在做挣扎。

    于是吴墨二话不说压低身躯,靠近吴白露耳边轻喃道:一朝入狼牙,终身为狼牙,狼牙是国之骄子,红旗是我们捍卫的荣耀战甲!鸵鸟,醒过来,这是命令!

    噗~~呕~~随着吴墨的最后一声命令刚落,吴墨便感到脸上一凉,忙抬起来头来,便见吴白露嘴角脖颈处沾上了不少鲜血,惊得吴墨和其身旁的那人忙正要采取些措施。

    咳咳我去差点没过去吴白露轻咳了两声,手还抬起在他自己胸口拍了拍,然后很自然的坐起身来,睁眼就看到吴墨和一位消瘦的中年男子,两人皆抬着双手朝着他,吓得他一个激灵屁股往后挪了挪。

    喂喂喂,你俩干啥我去,诶?这不是吴白露忽然将注意力集中到了吴墨身边的男子身上,眼珠子一转悠,忽然蹦起身子喊道:兰陵叔叔!哈,你怎么在这啊!

    吴墨一看他着蹦起来的劲,加上这夸张的举动,便知晓他也没事了,便也放心的站起身来。

    忽然吴墨记起了什么,匆忙的回头看向方才那群人所围的地方,但人已早没了踪影,吴墨松了口气,侧了侧身往右方,正想跟那位给自己疗伤的大叔说些什么,却在走几步后,愣住了脚步,眼珠直勾勾的盯着方才那群人围着的地面。

    方才因为亚瑟在他身后,壮硕的身板阻挡了吴墨的视线,这会他便清晰的看到,在亚瑟身后不远处的地上,一滩暗红的血迹淌了一地,一个头颅,几段残肢静静的在血泊中。

    吴墨的心揪动了下,双脚不自觉的向前挪动,走到那血泊前,更近距离的看着地上的情景,赫然是那俩小孩中的男孩,前不久还活生生的男孩,这会就像被一只巨兽的巨爪狠劲一抓一般,整个小身躯就成了三四段。

    他就是小孩子纵然这是所谓可以修行的玄界,他也只是个无法反抗的孩子吴墨死死的盯着地上,喃喃自语,并不自觉的转头,看向不知何时已经都来到他身边的亚瑟、吴白露等人,失神的双眼在他们脸上扫过,落在亚瑟脸上,再次轻言道:为什么

    亚瑟看到吴墨忽然此举,内心又奇又喜,忙低头拱手道:秉少爷,我们已拦下那群人,但逃走了两个,担心少爷安危,我便没有再追去了。

    他们,是哪国人,为何,如此看轻我们夏国,更在我们城外肆意妄为?!吴墨缓慢单膝而蹲,低沉着声音说着。

    我去,这吴白露的神情忽然变得严肃,拳头不知觉的紧握。

    亚瑟转头错愕的看了眼吴白露,心中更是奇,这俩小主子的脾性也算看着他们长大到今天的,以往可从来不会关心怜悯谁,可今日竟对一个毫不相识的小孩遇害,而产生如此之大的变化波动。

    六少爷,从他们身上搜出的玉简以及令牌,还有穿着来看,他们,是玄道州中部,藏天国。吴白露身边的兰陵不紧不慢的朝吴莫拱手而言。

    砰一声闷响,吴墨一拳砸在地面上,盯着血泊中的断尸男孩,缓慢将手抬起,摊开手掌,露出手掌中紧握的那面黄星月红旗帜。

    片刻后,吴墨深呼一口气便站起,转身朝亚瑟留下一句话道:将这小孩灵封(将尸体与血水用玄气凝封到一起暂时保存。)后送回他家人手上吧,拜托了。便朝着柳木他们的方向走去。

    吴墨之所以没有冲动的想要直接去追击或者追究,是因为清醒的那一刻,看到他和吴白露仅仅那么一会,被人打得毫无还手之力,连衣裳都保不住,拿什么去发怒?而且看鸵鸟也没有发作,他自然也不能连鸵鸟都不如,因而只能强忍于心。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