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耀国魂:第3章 阴阳倒转难解地

小说: 荣耀国魂   作者:寻找泰勒墨   回目录  举报
    半响后,少年一拳砸在石桌上,气愤的喃语道:如此说来,那西石村的小妮娃,还是个调虎离山之计,不论我和师傅谁前去处理那泥僧,他们都能靠着这些泥人攻破这云明之居,哼,好一个道清风!

    但见那郡守跟前,突的横空出现一少年,那是剑眉月眼目炯炯,峰鼻瓷面齿皓皓,一脸端俊的面容倒是略显青涩。于上,一头清爽的短发,于下,一席绣有游鹤戏鲤图纹的练功服着附于身,将那挺拔适中的身材勾显而出。

    那少年手持一杆长树枝靠于肩头,嘴叼一野草,眉目轻佻的看着那躺在远处的泥僧。就连那郡守看在跟前,也没看个明白,只见那突来的绿光一闪,这面前便出现了这少年,而那泥僧,就离他老远的飞将出去了。

    我说,杨郡守,大意啊,这小泥娃虽修行怪邪看不透,也不至于您这聚元中阶的一方郡守如此狼狈吧?少年咬着野草头也不回的打趣着大声说着,引得其身后的郡守尴尬得直摸鼻子,半天支吾道:额大意大意多亏

    还没等郡守再得言语,不远处便传来一声怒吼将其打断。闻声看去,却见那泥僧半弓着身子,一手捂着肚子,身上的泥巴变得干瘪,随着他身体的晃动落下不少,双眼狰狞发红,怒视着少年这边。

    唔你你这小娃竟然喊我泥娃!?泥僧喘着小气愤怒的喊道,随即缓慢的挪步朝少年走来,其周围泥洼中的血水,随着泥僧的迈步行走,竟自发的拖带着泥土,奔将汇聚到泥僧身上,有融入其体内的,有依附在其身上的,发出滋滋的声音,令人耳颤。

    少年轻吐掉嘴中的野草,丢了那手中的树枝,摇了摇头,嘴角轻扬,脚尖向地一踏,借力而出,直奔那泥僧而去,奔行那刻,少年双手合十在肚脐处,流光乍现,瞬息蔓布全身,将少年裹在淡橙色流光中,只此一举,不过二息。

    轰一声干脆的碰响,少年的右掌直接击印在泥僧欲来相挡的双手上,浑身流光忽然为之一震,齐聚少年右掌心中,再次轰然爆开,将那泥僧再次击飞出去。那周围融附在泥僧身上的淤泥,随着泥僧的飞出,从其身上大量掉落,呈现一条弧形泥带伴随着泥僧的飞落之姿。

    不待那泥僧落地,少年继续动身,左手伸出十指开张,那方才被仍于地上的树枝如若受召,直奔其手被其握住,少年握着树枝当作笔,在地上临画一个半圈,霎那间青色流光环身形成一个光幕,笼罩其身。

    随即少年抬脚点地再次一跃,直跃出一大步,落在那泥僧将要落地之处,握着树枝便朝那泥僧的头部这么一挑,将那泥僧本横飞的身子直挑了个翻转,整个人呈站姿落地。少年手腕轻转,高抬树枝便对着泥僧左右开攻,一通甩打,将其身上的淤泥不断打落,四处溅飞,不少淤泥溅落到少年身上,均被那光幕弹开。这一番甩打,一直到那泥僧身上不再见大片淤泥,少年方才停手,丢掉树枝,转身慢步往那郡守方向走去。

    小妮娃,能动手的你说什么话,学学我嘛。少年背着手悠闲的边走边言语着。

    再看少年身后,那泥僧此刻头脑一阵乱鸣,晕头转向的在原地自个儿打转,片刻后便瘫软在地,全然不知发生了何事,更听不到少年的言语,其身上的淤泥都被拍落,他的衣着面貌,也露之于众。

    郡守一行人相互搀扶着那几个受伤较重的郡内兵,愣眼看着眼前这一幕,有些恍惚,更是那郡守,此刻亦是尴尬的挤着笑脸对朝他走来的少年拱手相拜道:不愧是诸葛高人的亲传弟子,行事真是真是果断啊,多谢今日相助,哦,对了,我这前日答应他老人家的一坛醒灵酒,这般就随你一同回去,拿将给他老人家吧。

    少年一听那郡守之言,倒是乐呵了一下,随即打趣道:我说大郡守啊,您看我这最近呀,帮您出手摆平的事可不少啊,您不能光犒劳我师傅啊。

    郡守眉宇一挑,眼珠子一转悠,当下便忙回应道:哈哈,哪能把你忘记,这不早备着一对望天羚羊角要给你嘛,呐语罢,从袖中取出一对泛着淡光羚羊角,朝少年丢去。

    少年抬手一接,在手上垫了垫,扬嘴一笑,将其收入左手的尾戒中,轻拍两下手,朝那郡守说道:那走呗,上我师傅那喝两杯去。

    郡守略一点头,随即朝那巡卫队长吩咐一番,唤来一头巡逻虎兽予少年骑乘,便随着少年朝那与西石村相隔一山之距的不吴山而去。

    一路上,这杨郡守与少年侃谈着近来这午阳郡的周边之事,一开始少年听之入耳,回之欢颜,待到上了那不吴山半山腰,少年隐约感觉这山头似乎有些不对劲,便留了个心眼观察周围,对杨郡守的畅言也转之礼貌性回应。

    待到两人行至那山顶入口石桥处,少年脸色一变,远远便望见那石桥边上挂着一个人,身穿与他一身相似的练功服,少年当下从虎背上跃跳而起,直奔那石桥而去。

    杨郡守本还沉浸在自己的畅言中,见那少年突然此举,顺着方向看去,也看到那石桥上挂着一人,忙抬手轻点了下那虎兽的额头,便见那虎兽当即一声低吼,奔跑前去。

    将要临近那石桥处,却见那少年探手在那人手脉处握住半响,便立马朝山顶奔去,速度之急,将之石桥上的落叶卷带而起。

    那郡守上了那石桥,也仅是转头看了一眼那挂在石桥栏上之人,便轻拍了下那虎兽,使其速度再增,跟上那少年而去。

    不稍片刻,郡守赶到那山顶,看到那少年站在那偌大的山中之居门外,发着愣。

    临近少年身边,再看这眼前的山中之居,那原本青竹为栏环其居,一汪清泉落院间。三两宅屋靠山定,居上花果朝天争的云明之居。如今呈现眼前的,确是犹若经受暴风洗礼般,狼藉一片,三座房屋被砸得七零八落,院内四处可见一滩一滩的淤泥,连那一汪清泉,也染作了泥泉,那居所顶上,从山壁延伸出来的的花树果子,像是被一双巨手将其向两边拨开,变得如今残枝断木,花果四处散落。

    这这怎么杨郡守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支吾着半天不知该说什么。

    少年始终一言未发,丝毫没有理会郡守的言语,慢慢朝里走去。

    行至他师傅房屋旁的花圃处,忽闻一声细弱的呼喊传来道:师师兄少年听罢,忙闻声寻去,倒是在花圃拐角的暗处角落,在乱枝杂叶掩盖下,半躺着一人,虚弱的透过枝叶的缝隙看着外面。

    鸿飞,发生什么了,师傅他们呢?少年边询问,边从袖中取一枚药丸让其服下,随即将其扶到院中。

    随意找了一处断木上坐着,待那药丸起效,让得鸿飞缓和了虚弱状态,这才与少年诉说道:是是清风寨,不知哪里找来了几个肮脏的泥人,破了师傅的院门之阵,和师傅僵持了好一会,唉终究师傅还是不敌那会要是师兄你在就好了,对了,我让木一下山去寻你,怎么,现在才寻到你?他人呢?

    少年抬头望了望天,听罢师弟的一番言说,他的内心已然愤荡不已,轻吸口气回应师弟道:他在下面石桥,死了。

    什么?死死了?鸿飞瞪着眼珠子,惊讶的又反问了下少年,随即又转头看向地上的泥泞,喃语道:木一如此,也不怪师兄回来晚了。

    忽然,脑海一闪,心中一紧,少年想起忘却了什么,忙转头问鸿飞道:夏琴、冬棋呢?

    鸿飞依旧望着地上,摇了摇头,慢慢回应道:没看到,那群人来了之后就没见出来过。

    少年闻听,松了一口气,没再作回应,径直的回身朝他师傅的住所内走去。

    行至内屋里,少年穿过一片狼藉,停在已塌坏的木床边上,口里振振有词的轻念着诀法,不稍片刻,少年身边不远处的一地,那土地竟自行分拨开来,露出一个小黑洞,少年从小黑洞内取出一把钥匙,那小黑洞又自动填上不见。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