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耀国魂:第5章 疑测魂存白魂现

小说: 荣耀国魂   作者:寻找泰勒墨   回目录  举报
    白发中年嘴角上扬,目光移向先前少年坠落山下的方向,喃喃言语道:我曾按照师尊的吩咐暗中将他带走过,但在羲儿身上能起效的,在他身上却不管用,似乎他目前的身心临界点,还需要更大的摧残与打击,才能让他向死而生,而且,他虽与羲儿一同在我宫秘殿内,我却无法感应他身上有神宫人的血脉气息,想必师尊也是如此,这才想布得这般局面,相信不用多久,就知道他是姓的什么了。

    倒是我这么细一回想,这少年,颇有墨宫那对将军道侣的影子所在。书生饶有趣味的边说边转头看着白发中年。

    白发中年苦笑摇头道:若真是那墨老头的长孙,那师尊可就亏大发咯,哈哈哈,走吧,你去安顿好那俩丫头,我去将那小子送走。

    那这清风寨和沼洞?书生突然回头寻问了一句。

    白发中年没有回头,只飘来一句话道:相信不用多久,这两个地方就是此子的囊中之物。

    半清山腰的溪涧内,清澈的溪流不断冲刷着被石头拦住的少年,片刻后,少年上空凭空出现一团云雾,从其内伸出一只手,搭在少年脖劲处,随即另一只手抬起,白光乍现正欲朝少年印下,突的一声轻疑从云雾中传出,随即收回一手,余下一手直接一把将少年拉入云雾内,消散不见。

    而少年此刻完全没有身体感知,他不知道他此刻正被人带在云雾内,更不知道自己会被带往何处。他现在仅有的,就是内心的感知,像是做了一场梦,他身处一片寒冷黑暗中,唯有一束亮光吸引着他,当他努力靠近那光芒,才将看清那光芒正中心,正是他那自小便挂于胸口的玉佩,一面雕得一对雌雄双龙护月景;一面雕得望舒二字。此刻在这一片黑暗中散着柔和的光芒,更是变得与他一般高大。

    却在少年眼看着跟前散发着柔光的项链,感受着一份难以言表的亲切感,沉浸其中之时,突的从黑暗周围,蔓延出许多道淡黄绿相间的柔芒,霎那间环绕他周围,让他突的冷意全无。更清晰的传来一到陌生的话语道:欲修其道,先行明道,道之所往,心之所向,万道自在路,首在柴米间。

    简单的一句话,久久回荡在少年感知中,许久许久

    小兄弟小兄弟醒醒小兄弟一道苍老的声音不断呼喝着,使得少年的感知世界里突然一阵震荡,片刻后,脑袋一阵轰鸣,当他在睁开眼,便是一张布满皱纹的的脸映入眼帘,道是一位老人,此刻正轻晃他的身体,喊叫着他。

    少年慢慢抬起手,轻拍了两下额头,缓慢支撑起身,老人见状,忙上前帮扶而起。少年晃了晃脑袋,低头看了眼胸口处包扎好的碎布,抬手朝脖颈处一摸,却是发现一直伴随在身上的项链不见了。

    小兄弟是在找这个吧,呐,发现你的时候身上多处留着血,更严重的是这胸口,这珠链子都嵌进你肉里一截了,我怕会感染,就赶紧给你取出来了。老者不慌不忙的从一旁拿过一串珠子,伸到少年跟前,慈祥的说道。

    少年接过链子,看着唯剩一串珠子,却没有了玉佩的项链,再抬头环看了下周围和面前这位老人,一个简单的渔民木屋,一个走过沧桑的老人,怎么看也没理由会是老人拿走他的玉佩,若要拿走,直接跟他说从没见过他身上有什么项链,何必在还他这串珠子呢。

    想到如此,少年收起珠子,腾了腾身子坐在床沿,拱手微拜道:多谢老人家相救,可否烦请老人家帮忙喊人跑一趟,到郡府询问下那杨郡守的情况。

    杨郡守?不对啊,这白郡守才上任不到两年,怎的又换了个杨郡守老人眼神一挑,一脸疑惑的看着少年问到。

    少年看着老人这神情与突然的疑问,察觉到事情的不对劲,与老人攀谈一番后,方才明了,他所身处之地,或许与午阳郡相隔一郡之遥,又或许是几城之遥,只是想从这一辈子都在这靠捕鱼为生的凡人老翁这,怕是再多问也无从知晓太多。

    一晃三日过去,这几日里,少年凭借自身练就的体魄,身子已恢复得差不多,除了偶尔帮衬老翁捕捕鱼,大多时间便坐在浅滩上,面朝大海,想着师傅给他留下的话,想着梦中那陌生声音所说的话语,空悟不透,空想不解,直到望得又是一个日落,他也知晓是时候离去,打探回去的路。

    辞别了老翁,在老翁的指引下,少年一路向东南方向,穿过那三涧溪,行过鹤背丘,到达一处村落,名为浪客村。

    大胆泼妇,能让我永夜勇士看得上是你的荣幸,你还怎的多少不愿意?

    嘿嘿,这么不情愿,待会本爷好生调教你,定让你乖得顺溜顺溜的,哥几个拉走。

    还未进村,便在村口听得几声嚷叫。少年闻声望去,但见村口处,几个身着铜甲战衣的男人在拉扯一位衣衫不整的女子,女子一旁不远处,还躺着一个柴夫倒在血泊中,女子百般挣扎,村口旁人却不敢有何作为。

    少年见此,快步上前,扯着嗓子喊道:住手!你们可是这一方周郡的巡兵,如何这般强欺一女子!

    那一行人中一位方脸中年闻声回头打量了下少年,打趣的说道:哟,毛小子,哪儿来的?认不得这徽记吗?还这一方郡守的兵?哈哈这一方郡守还不够我等永夜勇士塞牙缝,大爷我今儿心情好准备开荤,就不与你这楞头小儿计较,快滚!

    少年一听永夜军,倒是听师傅跟他讲道过,他们的君王才陨落不久,曾经便是暴戾好战的国陆,如今群臣无首,想必这底下更是****放肆。于是少年秉着常年以往的惩恶心,没有理会那中年的话语,双拳不自觉紧握,丝毫没有挪身让道的意思。

    嘿,你这小子听不懂人话?怎么的,就凭你还想英雄救美?靠边儿去!那行人内一光头尖脑的青年扯着尖锐的嗓子朝着少年呼喝,语罢手腕一转抬掌对着少年便是一击,但见其掌心内窜出一只散着黑气的小蝎子,一闪而过轰在少年身上,霎那爆开成一团黑雾,少年这才初愈身子经此一击,便被轰飞在路边的草丛中,意识模糊。

    没事吧他,这孩子谁家的啊,不是咱村的吧?

    肯定不是啊,要咱村的谁不知道咱一介凡人无法跟修士斗啊,更何况是那永夜军。

    是啊,你看,那欧阳氏被那蝎子一击给炸得血肉模糊,他却只是衣服破了而已,身子都没事啊,他也是个修士啊,难怪敢拦路。

    良久后,少年醒来,模糊的听着周围议论纷纷,且感觉嘴里一阵恶心,一个激灵翻起身呕吐起来,吐出一滩黑色液体,所落草丛处,野草瞬息枯萎,更有灼烧的烟丝冒起。

    这时这一村的村长闻声赶来,询问一番后,朝周围环看了一番,这才唤了两村民,将少年扶进村。

    村长大院内,村长端来一碗清水和一件干净的上衣放到少年跟前,询问道:娃儿,你叫啥啊?你是打哪儿来的?是路过还是这村里有你认识的?

    少年喝了一口水,抹了一把脸上的尘土,这才回村长道:谢谢,我叫望舒,是午阳郡的,不知怎的就到了这地界,正寻回去路,正好经过这里。

    村长闻听后,一边将衣服递给望舒,一边疑问道:午阳郡?没听过,这儿是百草郡地界,想必离这很远吧,不然你也不会不至于不认得那永夜军,哪怕你是修士,看你这般年轻,也不是那些战徒的对手啊,好在你没事,可别再那么冲动啊想必你们那甚是太平,唉。

    望舒眉宇一皱,询声道:永夜倒是听说过,他们的国君不是陨落了吗?您这又何来哀叹?

    那暴君是死了,但在外的这些兵将还在啊,我们这又靠近海岸,正与那永夜大陆隔海相望,这永夜的兵士可是时常出没,偶尔来几波郡内的修士来跟他们打斗一番,也都没讨着好,更何况我们这些凡人呢,无能为力啊。村长眼中透着哀伤,看着土地,无奈的诉说着。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