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灵传:第25章 对峙

小说: 寂灵传   作者:林地女妖   回目录  举报
    屏风后的人停顿了片刻,语气微讶道:哦?你为什么会这么问?

    苏夏没有回答,在弄清楚对方说的是真是假之前,他决定只字不吐。

    对方显然察觉到了苏夏的意图,语气也不以为然,继续道:她确实已经死了,就死在我的面前,是我杀了她。

    你说什么!苏夏顿时震怒了。

    没错,她的死是计划的一部分,可惜因为她的一些小动作,还有林宫自己的贪欲,这计划最后还是失败了。不过没关系,虽然多花了不少时间,但我最终还是得以完成计划,这一切也都多亏了你呀,苏兄弟。

    苏夏冷冷道:生死坠?

    那只是其中之一,不过确实很重要。事情的发展实在是人算难以左右的,当云骸谷化为火海,炽勒族人化整为零之后,林家作为一只小姓,万里迢迢躲进了雾山,你以为他们选择这里只是因为雾吗?其实,林家的祖先并非完全是逃亡,他们还身负着一个秘密的任务,那就是作为监守者,监视这里被封印的一种古老的力量。

    监视?你是指林家人在监视那些鬼狼?

    不不不,这些事情一开始就和雾山的狼族无关,它们是被卷入其中的无辜者,想必你早已经有所察觉,雾山存在着一个无处不在的强大封印,它禁锢了灵力,甚至能够禁锢灵魂。

    鬼狼的庞然身躯在火中化作了数堆焦炭,火势渐渐开始失去控制,木质结构的建筑遇火即燃,呼啸的火风卷起黑雾,形成黑色的漩涡,将火焰和灰烬卷了进去,燃烧的帷幔漫天翻飞,上面的火鸟花纹仿佛浴火起舞。

    苏夏抬头望着灰烬飘落,目光落在了那栋烛火通明的望归楼上。他的眼瞳中带着熔铁般的颜色,却又无比冰冷,仿佛凛冬的雪。

    鬼狼锋利的爪子在他的肩头留下了几道极深的刺伤,血流不止。苏夏抬起手掌,掌中燃起淡金色的火焰,他咬了咬牙,将掌心捂在了伤口上,瞬间的剧痛让他差点双眼一黑昏厥过去,当他松开手掌时,手都颤抖起来了,然而血总算止住了,原本的伤口处结着一层淤血凝结的痂。

    他瞟了眼路上,跟着血迹继续走,最后来到了城中最高的这座望归楼前。在台阶下,两座身姿婀娜的雾灵雕像之间,血迹的尽头,正趴伏着一头雪白的巨狼。

    苏夏心里咯噔一声,立即去找林夫人,却发现白狼四周都没有她的影子,顿时大觉不妙。这头白狼的身躯看上去比路上遇到的那些还要大出不少,此时一动不动,脑袋搭在左侧,从苏夏的位置看不见它的脸,也不知是死是活。无法知晓这头白狼是否就是之前在河边,跟着那个女孩儿一起出现的白狼,更无法知道它为何会伏击林夫人,这里出现的每一个人,似乎都带着秘密。

    苏夏握紧了手中的短刀,正犹豫着要怎么处置眼前的家伙,白狼却突然动了一下,看来它并没有死,只是趴在那里休息,他舒展着身体,身躯渐渐愈发高大起来,这时转动着脑袋,似乎嗅到了苏夏的气息,目光勐地落在了苏夏身上。

    苏夏倒吸了一口凉气,他看见白狼的额头也长着一张小脸,这张脸枯槁而阴寒,上面的皱纹仿佛一只狰狞的蜘蛛,眼窝深陷,双目紧闭,没有了以往的凌厉和骄傲,愈发显得垂垂老矣。

    林宫!苏夏喊了出来。

    白狼缓缓起身,抖了抖小山一般大的身躯,浑身柔顺的雪一般的毛竖起,上面还滚着新鲜的血珠子,一滴滴划下。

    白狼的目光落在苏夏身上,顿时冒出了凶光,一边还呲牙发出威胁的声音,展开的身躯将前楼入口彻底堵住了。

    苏夏横刀于胸前,指尖浮开一串暗金火焰,做好了迎战的准备。白狼也摆好了架势,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

    就在此时,白狼额头小脸上原本闭着的眼睛,忽然缓缓睁开。

    这张枯槁苍老的脸,突然活了过来,那双眼睛静静地、死死地盯着苏夏,目光里不再有林家家主、离桐城主的威严和决断之意,只剩下一种**裸的渴望——对生的渴望。

    就像每一个半条腿已经迈进鬼门关的老人一样,他渴望继续活着,继续拥有属于他的一切,并且满足自己贪得无厌的野心。

    苏夏冷冷道:这样也好,我也不用再顾虑什么,来吧!林宫!

    白狼发出挑衅的咆哮,张开了浸满鲜血的嘴,如同裂开的长满毒刺的血色之花。

    楼中突然出现了一声奇怪的、急而短促的口哨声,鬼狼扭过脑袋看向身后门内,额头的小脸却努力扭着盯着苏夏,鬼狼似乎有些抗拒什么,不停在门外打转,直到又一声口哨声传来,它才似乎放弃了抵抗,转回头还不忘朝苏夏咆哮一声,接着身影一闪,从正门蹿进了楼里。

    楼中,忽然传来了一声狞笑,苏夏听出那是左屠的声音,他眉头顿时一挑,不再犹豫,立即闯进了楼里。

    满屋顶的烛火将楼中的情景照得通明,那七口青铜古鼎以奇怪的摆列方式布置在楼中各个角落,而大堂正中,一级级台阶之上,居然摆着一扇屏风,烛光的照耀下,对面的人影显现在了屏风上面,显得异常高大伟岸,似乎还带着许多奇怪的棱角。苏夏脑中顿时回忆起了鬼狼窟里那头雾中的白狼王身上,青色的外骨骼形成的盔甲。

    苏夏顿时想到,或许左屠也不是人

    他的心思没有吐露,屏风后面的那人却似乎猜了出来,一个低沉冷酷的男性声音道:我和你一样,都是活生生的人,和这些邪祟的东西不一样,但在你知道我的身份之前,我还不能露面。

    为什么?苏夏的语气很冷。

    为了一点小小的惊喜。那人的语气显得很轻松,说话时甚至打了个响指。

    苏夏忽然笑了,笑声更冷:那么我也有一个惊喜,如果这一切都是你在搞鬼,我,会杀了你。

    你不想知道我是谁吗?

    我不需要问,我只要杀过去,马上就能知道。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