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灵传:第23章 惊变

小说: 寂灵传   作者:林地女妖   回目录  举报
    苏夏看得入了神,林夫人便对他说:狼王其实早就死了,你也看见了那座长生石上的雕像,那上面的人狼便是狼王的尸身所化,刚才你破坏了雕像,释放了狼王残存在人世的灵力,而其中又包裹着狼王的怨念,所以变化成了怪物。现在这些灵力没有了依托,只能瓦解掉了。

    苏夏没有任何反应,喃喃道:我在意的不是这个

    什么?林夫人不解。

    苏夏有些迟疑道:本来这事情我不该问的但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关键的地方,我不得不问。你的女儿为什么最后会和狼王以那样的姿态同时

    林夫人果然沉默了,许久,她才开口道:林宫他们带着葵儿进这里面的时候,我没有跟来,当时我的心已经碎了,可是又无法去阻止,只好把自己关在了楼里。所以这里的事情,我也不清楚,但我应该能猜到一点。

    哦?说来听听。苏夏道。

    林夫人迟疑了一下,似乎下定了决心,便说道:其实在葵儿很小的时候,她就和和这里的鬼狼之主认识了。

    什么!苏夏脱口喊出了声,满眼都是惊诧之意。

    林夫人点了点头:你可能对兽族不太了解,其实高阶兽类的智力是远胜普通人类的,鬼狼王是众鬼狼之首,它的阶位至少在灵主级别。我说过的,葵儿从小就表现出异于常人的特殊能力,当时我们并不知道那其实是她天赋灵力,又有那么特别的血脉,我和林宫都是普通人,我一直无法弄明白为什么葵儿会是那样特别。离桐城的百姓深受战乱和鬼狼的荼毒,对异类尤其敌视,所以葵儿经常跑到离桐城外,到雾山一带玩。我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发现她经常和一头小狼接触。

    听到这里,苏夏心里某一处忽然被触动了,他隐隐想到了什么。林夫人继续说:雾山一带只有鬼狼,所以我一眼就认定这也是一只鬼狼,当时我就吓蒙了,鬼狼在离桐城百姓的印象里,简直就是恶鬼一样的存在,我担心女儿的安危,就想要上前阻止,可就在那时候,我发现这只小狼很特别。

    看它的个头应该还没有成年,浑身是雪白的毛发,在鬼狼之中也是一个异类。我想,或许它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而被赶出了狼窟,我想到了葵儿,忽然觉得其实他们是同病相怜,于是便不忍再拆散他们。可是后来我才知道,原来那头白狼竟然就是鬼狼王,听葵儿的话,它的名字叫做‘木黎’。

    苏夏的脑子里轰地一响,他猛然想起了先前在河边遇到的那一人一狼,想起了那个女孩对那头狼唤的名字,似乎也就是这个木黎。

    之前遇到的那个女孩,就是林青葵?可是怎么可能呢?他们明明都已经不在了,尸体化作了长生石,可是为什么,自已又会在河边遇到呢?

    难道他们并没有死?这么多年以来,一直躲在雾山的浓雾之中,可是既然一直躲着,为什么他们又会突然出现在河边呢?她的出现给自己带来了什么呢?一句莫名其妙的警告。苏夏犹豫着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林夫人,忽然前方一亮,他们已经出了鬼狼窟。

    天已经亮了,洞外的树林里依旧弥漫着雾气,苏夏深深吸了一口外面清爽的空气,顿时神清气爽,连浑身的伤痛都似乎减轻了一样。

    苏夏轻轻推开了林夫人的扶持,示意自己可以走动。林夫人点了点头,道:别太勉强了,我们现在就回离桐城里找林宫,让他交出生死坠

    她话音未落,忽然一阵风声呼啸而过,身畔的浓雾中猛地扑出一只凶影,林夫人惨叫一声,已经被咬住了腰,整个人被那突袭的凶兽叼起,任凭她徒劳挣扎也无用,凶兽来去如电,刹那间便又隐遁进了雾里。

    这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苏夏又还没有恢复体力,即使反应了过来,身体的动作也跟不上,竟然就眼睁睁看着一个大活人在自己眼前被叼走了。他好歹看清了那凶兽的模样,心中的惊骇更甚,那竟然便是之前河边出现的白狼!那个神秘女孩嘴里唤作的木黎!

    苏夏的脑子几乎要炸裂了,他现在完全搞不清楚状况,不知道自己遇到的这些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此看来,那女孩和白狼竟然真的就是林青葵和木黎,他们果然还活着?可是鬼狼窟里的长生石雕像又是怎么回事?那可怕的半人半狼、隐身黑雾里的怪物又是什么?

    他想着这些事情时,已经跟着地上的血迹追了上去。这一滩滩的血,让他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看样子林夫人恐怕凶多吉少。

    他一路追去,发现那白狼竟然是朝着离桐城的方向去了。路上的雾气比先前浓了几倍,甚至苍白的雾隐隐有泛黑的趋势,苏夏能感应到周围的灵气开始混乱,竟然朝着离桐城的方向汇聚过去,似乎一场正在酝酿中的风暴,就要来临了。

    林夫人拔下最后一根骨刺,一双素白的手已经完全被血染红,她盯着手里那截血污的白骨,看了好一会儿,叹息一声,轻轻扔到了一边。

    苏夏挣扎着要起来,林夫人看着他,道:你伤得这么重,还能走动吗?

    夏紧闭双眼,死咬着牙关,眉头拧成了一团,看上去正陷入剧痛之中。火焰包裹着他的身体,体表不断冒着热烟,将血污几乎都蒸发干净,露出一道道伤口,看上去令人心惊肉战,然而不可思议的是,在火焰的舔舐下,这些伤口竟然在迅速结疤。

    你你这是?你疯了吗?林夫人瞪大了眼睛。

    她看懂了苏夏的意图,他竟然靠火焰的灼烧来止血和愈合伤口,这一过程的疼痛绝不普通人能够承受的,这个年轻人却真的这么做了,林夫人甚至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苏夏没有回答,他死咬牙关,牙缝里发出咯咯、咯咯的声音,空气里也开始弥漫起一股焦肉的气味。可是他始终没有哼一声,和刚才一样,实在说不清楚他是坚强,还是固执。

    许久以后,苏夏身上的火焰终于熄灭了。再看他整个人,全身的伤疤已经几乎全部脱痂,然而他的脸色,此时也苍白得仿佛死尸,连他那双一直以来都特别明亮的目光也黯淡下来。整个人萎靡了不少。

    可他还是虚弱地站了起来,看了林夫人一眼,见她神情有异,便勉强笑了笑。

    林夫人叹了一声,朝他苦笑着摇头,上前轻轻扶住了他的肩膀。

    狼王死了,鬼狼也绝了,这里的一切终于都结束了。林夫人幽幽道,走吧,我们回去,我和林宫还有笔旧账没有清算

    苏夏回头看了一眼,远处倒下的那具魁梧的尸体没有动静,长生石碎片也铺了满地,碎片上空似乎隐约有一道紫色的裂痕。

    灵隙果然藏在雕像里苏夏喃喃道。

    灵隙的成因一直是一个迷,他也只知道伏鹿秘境之中的溯灵井,可以联通外界的灵隙,到达单向传送的效果,可其中的缘由却不清楚。在他的印象里,灵隙一直是一种神秘诡异的自然现象,现在这种现象却出现在一尊长生石雕像的内部,这事情说是巧合也太凑巧了,他总觉得其中另有玄机。

    你在想什么?林夫人唤了一声。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