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第119章 但为君故 23

小说: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作者:江南   回目录  举报
    从窗户望出去,那些凶猛的斗犬正聚在一起打瞌睡,并没有被人下毒或者悄无声息地抹了喉咙。所有的迹象都表明情况一切正常,除了这两只猫觉得不对劲。

    也许它们纯粹就是做了噩梦或者觉得猫生有点空虚求安慰?

    吊灯的影子摇晃,花**中的花枝也摇晃,静谧得就像有风的午后路明非忽然抬头看着那盏微微摇晃的吊灯,这就是问题所在,这不是什么有风的午后,伊丽莎白宫的门窗紧锁,哪里来的风吹得这么大一盏吊灯也摇晃起来?吊灯摇摆得越来越剧烈,地面都微微地震动起来,警报声忽然间席卷了伊丽莎白宫,那是震动感应器被触发了。

    难道小猫们预感到的危险是地震?路明非还没想明白,庭院里的斗犬们集体起身,对着某个方向咆哮起来。

    路明非闪到窗边,举枪瞄准那个方向,下一刻他惊得下巴都要砸脚面儿了。他看见一门巨炮撞开了伊丽莎白宫庭院的后墙!而那门125毫米的滑膛炮属于一架喷着滚滚黑烟的t64主战坦克!

    不是地震,而是那台坦克高速行进震动了地面,伊丽莎白宫的隔音做得太好了,所以他们才没有听到坦克发动机的吼声。

    八条斗犬本来瞪大狗眼放射着你已经死了的凶光,现在全傻了,呆呆地坐成一排,看着那辆钢铁战车从它们面前驶过。

    这是一场俄罗斯式的进攻!明火执仗地用了一台坦克来拜访,而且是在莫斯科市区!

    趴下!路明非猛按楚子航的头,因为他看到坦克的炮塔正在旋转,那门恐怖的125毫米榴弹炮正指向伊丽莎白宫。

    但楚子航摆脱了他的控制,一手提刀,一手平伸出去,吐出沉雄的龙文,眼瞳转为刺眼的金色。剧烈的爆炸笼罩了t64,烈光、火流、冲击波,还是路明非熟悉的老配方老味道,师兄十五岁但也还是路明非记忆里的那个狠人。路明非心中一喜,他们手中的武器对上t64基本上跟苍蝇拍也没什么区别,好在还有这个自带免费炸弹的炸弹人。

    但下一刻路明非就开心不起来了,被炸得漆黑的t64冲出烈焰,继续奔向伊丽莎白宫。君焰奈何不了t64的装甲,虽然是上世纪60年代的产品了,但毕竟是冷战时期曾经威震欧洲的大国武备。

    管家们狂奔着赶到现场,这些平日里西装革履戴着白手套为你开车开门摆放刀叉的家伙此刻在西装外套着防弹衣,一个个龙精虎猛凶神恶煞,端着各种轻重武器,mg4轻机枪就有好几支,堪称重火力配备。可他们也被这台古董坦克震撼到了,呆站了几秒钟,这才举起手中的武器,猛烈却毫无意义地对着t64扫射。

    t64无视了管家们的火力,笔直向前,看样子是想靠着坚不可摧的装甲直接撞进伊丽莎白宫里去。

    这时白裙的女士们出现在会客厅,打开了伊丽莎白宫的后门。她们面前是一辆横冲直撞的重型坦克,可她们表现出的优雅镇定,就像是来给主人布置早餐的。

    伊丽莎白宫的女侍长带着她的队伍赶到了,原本觉得自己是事件主角的路明非和楚子航不得不靠边站来给她们腾出地方。

    四名女侍居然合力扛来了一具美国造陶式反坦克导弹,那位古板得像是从修道院出来的女侍长戴上眼镜,64意识到自己的对手终于出现了,铲起大片的泥土高速甩尾,想躲开反坦克导弹的锁定。但这难不倒中年妇女,女侍长的表情好像是提着教鞭的女老师准备教训一个不听话的孩子,或者大母狼冷冷地看着逃跑中的小白兔。

    锁定,发射,反坦克导弹带着一道夭矫的白色烟迹,准确地命中了t64的履带,虽然没能摧毁它的装甲,但几乎把它整个地掀了过来。

    女侍长甚至没有欣赏导弹命中的那一刻,扣完扳机之后她就转身接过手下递来的手巾擦了擦手,大概是不愿意让枪油太久地留在手上。

    先生们,我们已经报警,请休息一下,早餐还要一些时间。女侍长以一贯的冷漠和高贵比出手势,意思是她们来收拾局面,路明非和楚子航可以回屋去刷牙了。

    然而下一刻她的冷漠忽然变成了僵硬,她沉默了两秒钟,低声说,设备!

    女侍们打开了藏在墙壁上的暗门,暗门后的武器架上挂着整整齐齐的hk416自动步枪,美国海军陆战队的标配武器,还有手榴弹和防弹衣。

    不到一分钟女侍团队就完成了武装,白裙飞舞,女侍长一脚踹上门,一组、二组,一楼东西侧,三组去二楼寻找合适的掩体,狙击手观察手去顶楼!

    与此同时管家们已经撤进了伊丽莎白宫,看起来这些人中负责全局的居然是女侍长这个中年妇女。

    战斗只是刚刚开始,黎明的天幕下,军靴踩过刚刚被履带碾过的草坪,头戴防毒面具扛着防弹盾牌的士兵们登场了。

    t64没能冲进伊丽莎白宫,却也为接下来的步兵作战打开了道路。

    在步兵装甲车的掩护下,士兵们一边推进,一边用枪下挂载的榴弹发射器打出烟榴弹,在风的推动下从庭院到室内很快就布满了浓烟。那几条猛犬刚刚醒过神来,吼叫着冲了上去,可随着几声沉闷的点射,猛犬们在浓烟中哀嚎了几下就没声了。那些都是普通人,但经过严格训练而且具备战场经验,这样的人用军事纪律组织起来,就连混血种也不得不警惕。

    管家们和女侍们也是同样的人,这根本就是两支小型军队的对决,但发生在莫斯科市中心!

    不要开枪!不要开枪!不要开枪!女侍长用毫无起伏的声音不断地重复着这句话。

    但他们的枪栓已经拉开,子弹已经上膛,他们只是要在敌人进入有效射击距离的时候一次性用饱和火力摧毁对方的锋线。那支默默推进的军队应该也是这么想的。

    黎明是静悄悄的,但枪声响起的一刻开始,不知多少生命就会灰飞烟灭。

    路明非看向楚子航,楚子航神色犹豫,如果是对付步兵,君焰的效果会明显很多,但那有可能演变成一场屠杀。

    秘党是绝对禁止在自身没有受到致命威胁的前提下用言灵来对付普通人的,但某种角度来说眼前这个楚子航根本就不是秘党的一员,他是个野生混血种,不受秘党法则的限制。

    这时候有人拉了拉路明非衣袖,零从三楼的主人卧室里下来了。看起来她被惊动之后还收拾了一下仪容,换了一身带暗纹的驼色猎装和一双高跟的麂皮长靴,淡金色的长发盘起来藏在一顶鸭舌帽里,还拎着个沉重的皮箱,看起来是要跑路。相比之下路明非披着件浴袍,楚子航则是**上身只穿了条牛仔裤。路明非心说不愧是罗曼诺夫家族,跑路都跑得跟在巴黎走t型台似的。

    交给他们吧,他们是专业的。零把他俩抓到大理石壁炉后方。

    路明非点点头,你们家管家和女佣都很厉害。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