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物语:十二章 六道皆破人云亡(紅包滿五百加更)

小说: 碎星物语   作者:罗森   回目录  举报
    透过龙族血脉来记录?

    李昀峰若有所悟,龙族血脉繁衍,何止亿兆,诸天之内,万古以来,几乎所有的天地大事,都有龙族血脉参与其内,上至永恒者,下至低等龙兽,甚至虫虫以这血脉牵连来记录,太初以来,恐怕真没有什么大事能逃过。

    霸皇忽然冷冷一笑,不只大事,你如果有本事查,永恒者的**,九龙塔内也有得查,毕竟,枱面上现存的永恒者,就有两个和龙族沾得上边。

    听起来倒是很像一座打不坏的记录仪不过窥探隐秘也就罢了,查妖皇的**,就算查出了**,也没命出去对人说李昀峰耸肩,九龙塔居然是记录仪,这点真没听说过,还天道造物咧!天道造九龙塔该不会就是打算用来做这个的?

    天道非人,至高无上,无论是诸天之顶的永恒者,还是整日为衣食住行苦恼的芸芸众生,在天道之下,都是一般无二,没有哪个特殊。永远都在仰望和揣测上天,所得却往往只有一面,非是全貌,更非真实。

    霸皇道:我不知天道究竟为何衍化九龙塔,但根本的目的,肯定不是用来号令天下龙族的。

    就算只是一个副作用,也足够引动诸天乱战了,目前为止,什么东西牵涉到天道,就没好事。

    李昀峰先是摇头,复又打量霸皇,问道:传说中九龙塔除了可以号令龙族,还蕴藏太初之秘,是太初神族摆脱天道桎梏的唯一希望,过往妖皇和冥界尸龙先后入手,估计与此有关,陛下却一点都没有拿到手中参悟的想法,难道陛下根本不想再进一步?

    ps又到周一了,請17k的大家幫忙衝一下,謝謝大家。

    跟霸皇一起踏步虚空之中,两边再无星河大日,万千世界,只有无尽的虚无,李昀峰虽是伤重,却仍一派悠然。

    所以,这里就是九龙塔之顶?

    霸皇恍若无闻,迈步向前,一语不发,全然无意交流,李昀峰也不奇怪,只是暗自发动白龙青眼,试图看破究竟,却一无所得,穷极无聊之下,低头俯瞰下方的星河。

    茫茫星河,亿兆星辰,螺旋转动,或快或慢,千差万别,却蕴藏玄机奥妙,李昀峰以白龙青眼望去,看不透究竟,却突觉神迷目炫,力量急速消耗,似乎被什么东西吸住一般,挪不开眼睛。

    九龙塔中时光法则特异,高层与下层之间,时光流速差距极大,堪比传说中的仙凡有别。你站在这里不过过去一瞬,下方可能已是千年连这点基本能耐都没有,还四处乱看,你确实是嫌命长了。

    霸皇转过身来,没有特别动作,却自有一股力量遥遥传来,助李昀峰稳固元神,摆脱下方星河的吸引。

    也是你运气好,进入塔中,直接就在中段,又有律之大道对抗写入,没有丧失意识,坠落下头。不然动辄就要体验千万年时光流逝之苦,等同被镇压,以你们的能耐,就算给你们几万年的时间,都未必能挣脱禁制,逆流而上,到时候嘿,有得受了。

    李昀峰耸耸肩,倒是不想回答什么,霸皇看似嘲讽,却解释了此地的特殊状况,等同指导,这已是个不大不小的人情,而温去病、司徒小书迄今不见踪影,说不定正落在下层,体验时光冲刷,着实令人担心。

    心神略分,李昀峰面色骤然一变,刚刚的一番窥探,虽然挣脱,过程中仍是耗损甚大,特别是在伤势甚重的此刻,纳入体内封印的九阴怨火,已经蠢蠢欲动,一旦让这邪祟污秽的东西爆发出来,自己绝没力气再封印一回。

    你很热吗?头上尽是冒虚汗。

    霸皇冷笑,似乎打定主意要袖手旁观,李昀峰也没指望能得到援手,自行结印,周身鬼气森森,怨毒愤恨,仿佛要拖着一切生者同坠地狱,却是先发动鬼族功法,再牵动封鬼印,以此强封属于酆都鬼君的永恒邪火。

    封鬼印下,尚未真正爆发的九阴怨火,顺势平复下去,李昀峰面色苍白之至,汗如雨下,整个人险些虚脱。

    有点意思。

    霸皇难得地赞道,区区万古,就能够镇住酆都老儿的手段,可以赞你一句神通广大了。不过,六道封灵锁印,是仁光的绝活,正常人可承受不起那些负面效果,他教你的时候,没有提这些吗?

    自然是说了李昀峰无奈道,但是这年头你不拚命,就要被人杀,我也很无奈啊,副作用再大,能用就好,我们在战场上的时候,通常都是没什么选择的。

    能用就好?你练这个,真的是为了用吗?

    霸皇冷笑道:你一路隐藏实力,出手的机会寥寥,哪来的机会用?这六道封灵锁印,封禁六道,但每练一道,都需要先练对应那一系的传承功法,然而,妖魔仙佛神鬼,六系之间的根本大道和法理,南辕北辙,兼练会产生剧烈排斥,练得越多,排斥越大

    李昀峰默不作声,霸皇看了他两眼,道:仁光能搞出这东西,半是他天赋异禀,但一半也是他异想天开,走了取巧之路,才创得出这个逆天技巧,可即便是他,也极少六系齐动,我想是吃了暗亏六系兼练,相互排斥,即使万古也承受不住,根本就是自杀。

    李昀峰苦笑道:我既然还没死,想来就该是天赋异禀了,谢陛下称赞。

    嘴硬没有任何意义!

    霸皇冷冷道:你是不是天赋异禀,自己最清楚,你如今应该无时不刻,都在承受千刀凌迟之痛,这痛起于肉身,归于法则,一切外在手段都不能消除,绝无可能屏蔽!

    李昀峰讶道:奇怪了,我离开始界至今,从没用过六印合一,陛下是从哪里知道我兼练六印的?

    霸皇没有回答,看过来的眼神充满讥嘲,你天天受此剧痛,能撑到现在还没有自杀,难道天生就是受虐狂?

    哈哈,陛下这就错了肉身的痛,终究就是那么回事,痛得久了,就麻木了,自然而然就能屏蔽,只有心中的痛苦才能持续万古心痛如绞的时候,就需要一些肉身之痛来平衡缓解,如此一来

    李昀峰语气中隐藏着说不出的情绪,才能有生存的动力。

    说得这么好听哼,不过是一个随时都会倒毙的东西,我倒要看你嘴这么硬,身体能够挺多久?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