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物语:二十七章 不堪回首

小说: 碎星物语   作者:罗森   回目录  举报
    温去病摇了摇头,摆脱了这些从封锁中重现的记忆,眼神也从冲击后的混乱,恢复理智,当初是龙家的人是你兄长让你回来清理门户的?

    一切想通后,温去病立刻厘清了前因后果。人在远地,对妻子心有愧疚的老好人龙承运好骗,但沧溟龙家却绝非自家父亲可以摆弄的存在,当纸包不住火,沧溟龙家得到消息后,便立刻有动作,要把这桩家族的奇耻大辱解决。

    立刻招回龙承运,告知真相,让他负责秘密处理掉这一切,是较为体面的作法,否则要是由其他亲族直接行事,冲进他家宰掉奸夫,动静不小,事后既容易惹人疑窦,暴露丑闻,又可能让老好人龙承运怀恨在心不得不说,大家族行事,还是很有经验,很讲规章制度的。

    龙承运道:当时,我接到家族的通知和要求,要我尽速清理,彻底了断此事,否则就要由家族出面清洗我不能违抗。

    不能违抗,因为根本不可能违抗,这不是他可以说了算的事,就算他不在意头上绿油油,沧溟龙氏也绝对不能忍受消息传出去败坏家族名声,如果他敢拒绝处理,家族就会直接下来动手,绝不能让这样的丑闻传扬出去。

    再说,他又何必要违抗这个命令?身为苦主,他比任何人都更有资格愤怒!哪怕再怎么对妻子心存愧疚,这次的事情也超过了他容忍的限度,妻子居然为了那个男人,连亲女儿都可以出卖。

    只要想到自己的妻女,正被那对温氏父子给欺负着,哪怕脾气再好的人也受不了,他得到消息后星夜回奔,冲到自己家里,要把一切的帐算过。

    这些话,龙承运并没有说出口,但温去病完全都读得出来。

    当这些前因后果,完全摊开在眼前后,温去病就整个无语了,心头各种滋味堆积,最后能说出口的,就只是一句话。

    你当初怎么没有杀了我们?

    温去病尤其不能理解这点,别说是换成任何人,就是换成自己,如果遭遇这种事情,含恨回来肯定先掏了奸夫的心肝活祭,那个意图玷汙自己女儿的小子也绝对不能放过,宰掉这两父子后,多半还要迁怒他们的宗族家人,杀个血流成河,来洗去自己的怒火。以当时的龙承远的愤怒和身份,对上破败的温家,这么做任谁也不会多说什么

    相较于自己的想法,龙承运的处置,完全可以说是轻轻放过,至少,最后没有死任何人,也没有任何人受到永恒的伤害

    这不单纯是个人修养的问题,当时龙承运是背着家族的使命,赶回来清理门户的,允许他留下白夫人应该已经家族底线,奸夫父子肯定在必杀名单上。甚至只有杀干净一切丑闻的相关人物,把当时侯府杀个干净,才算符合家族期待,随便就把主要目标放生的话,就是抗拒家族命令,要担好大关系的。

    忍着胸中恨怒,顶着家族的巨大压力,龙承运竟然还是选择放人逃跑,头顶上的圣人光环可不是普通亮,简直闪到刺眼了。

    温去病这才稍微有点理解,龙仙儿无视自身遭遇,不计代价坚持守护世界的正能量,龙云儿从来不念旧仇的宽广胸襟,到底是从哪里继承来的了,这百分百是遗传

    龙承运抬头看了温去病一眼,目光中满是痛意,似乎不愿意再提及此事,但终究还是一声长叹,开口道:她当初以死相逼,说只要你父亲一死,她便自杀,以身相殉

    温去病直接一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见的东西,作梦都想不到,问题的答案竟然是这样!

    这又该怎么说?谁说奸夫没真爱吗?这么说好像还是有些不妥,龙夫人对自己父亲看来是有爱的,但父亲对她真的有爱吗?仔细想来应该是没有的吧!

    龙承运负手背后,仰头望天,似乎陷入一段伤感的回忆之中,喃喃自语道:她当时对我说这一世,唯有你父亲给了她幸福快乐,我能给她生活,却不能给她爱情,所以无论我对她怎样,她都要出去寻找爱情我听她这么说的时候,心里好像空了一块,怎么都填不回来

    温去病在一旁只能沉默无言,找不到一句可以出口的话,哪怕是以前遭遇到队上阵亡弟兄的家人,哭着骂自己是杀人凶手,都不曾如此刻这样尴尬过

    她为了爱情,赌上了命,我终究是没法拒绝她的,于是,我并没堵死出路,让你父亲有机会逃出去

    龙承运慢慢转头,望向温去病,她并没有要求保你的性命,但我既然连你父亲都没能下杀手,又岂能厚颜无耻,把这一切都迁怒到一名无辜的孩子身上?大丈夫有所不为,所以便只泼粪将你逐出府去。

    温去病觉得这时候自己该说一声谢谢,但也晓得这一声谢谢绝对不能出口,对这个男人来说,这声谢根本就是在侮辱,自己已经不该再给他更多的羞耻了。

    这么一想,这趟自己还真是不该来,光是自己站在他的面前,就像在活生生耻笑他的软弱。

    谢谢不能说,道歉也显得过于轻薄,再考虑到云儿如今的状况,有生以来,自己从没这么感觉对不起人过

    刻意被埋藏封锁的幼时记忆,一旦复苏,但凡有正常的理智运作,就足够把当年所有真相还原,以温去病如今的阅历与见识,很轻易就可以看出当年自己父亲和白夫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父亲在经商屡屡失败后,败光了祖产,在百族大战那种战乱中,只能带着自己流亡街头,甚至吃完上顿就没下顿,常常只能幕天席地为家,自认满腹才华的他,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一直想要奋力一搏,利用手上的现有筹码,做一番大事,改变命运。

    这样的想法,本身无可厚非,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心有大志不能算错,问题是父亲他手上的现有筹码,就是那张俊脸和精心打扮出的美男子仪表,然后,就是巧舌如簧的无双口才与技巧

    如果他还有超卓的见识与智能,那么,凭着这些出色的筹码,大可以成为一名用口舌撬动各大势力,在时代的舞台上展现才华的的纵横家或外交家,堪称时代的弄潮儿,再不然,成为大势力的一名谋士,在那个时代也不失为一个远大的前程,如果选对了势力,甚至进而留名青史,成为传奇也不是梦。

    很可惜,他并没有这样的能耐,若有,他当初就不会因为抢女人这种事情,和一起集资开商号的同伴闹翻,愤而退出那个大家合力组建起来的小团队,然后眼睁睁看着那个商号在自己退出后迅速成长,日进斗金,并且在日后茁壮成长,最终成长为九外道之一,人称九龙寨的一方之霸。

    正因为他徒具外表与小聪明,却未拥有相应的眼光与气度,所以才会屡屡错失了发达机会,只能看着九龙寨的成功,捶胸顿足,自己混得一日不如一日,在各种无用的尝试里败尽家财,最终,只能成为一名靠脸混饭吃的渣男王。

    在自己的回忆中,那段时间,他日日在外厮混,不断设法攀附上那些有钱有势的女人,既得钱,又得色,还在自己面前夸夸而谈,说什么找对一个伴侣,可以少奋斗三十年,找对一百个伴侣,不用奋斗就快活胜神仙。

    这种荒唐而颓废的言论,真亏得竟然会有那么多清纯少女、深闺怨妇,有情无脑,一个个被他的外表和口舌迷得昏头昏脑,争着献身兼送钱,即便在妖魔乱世的战乱年代,男虫仍能混得风生水起,还捞到一个白菊俏郎君的浑名。

    后来,不知怎么的,他搭上了龙家的夫人

    温去病依稀记得,父亲当年非常兴奋,把这当成一个大猎物,指望着一朝得手翻身成功,不但表现的异常卖力,还在那期间切断了与其他金主的往来,营造出专情的态度,处心积虑要把这个目标拿下。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